【想我陸生夥伴們】賈一山: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不要畢業

作者: 葉家興專欄文章作者: 葉家興 | 社會觀察 – 2013年7月22日 下午2:55

山哥的身上,有一種大哥範兒。在一眼能看到西子灣的中山大學丹堤咖啡館,山哥給我們倒上一杯剛沏好的凍頂烏龍,然後,靠在椅背上說,「我先來介紹一下學校的基本情況。」「整個中大有9000多個學生,有三分之一是外籍生,許多專業在國際上都非常有名,國際氣氛非常濃,每年從大陸來交換的學生也有幾十個。這是一個前提。」山哥的全名賈一山,是中山大學首批從大陸錄取的博士生之一,又因為閱歷豐富、德高望重,他被中大其餘陸生稱作「山哥」。山哥已過而立之年,來台讀書前,在企業、大學和事業單位都待過,而且都幹得很不錯,一路直升。今年初,一手提拔他的老闆很可能被調往外地,他的家都安在了深圳,不可能跟著老闆去外地。事業進入瓶頸期,他也陷入了迷茫。除了台灣中山大學,他還同時考上了澳門科技大學和北京科技大學的博士,權衡之下,來了台灣,攻讀企業管理博士學位。早在四年前,他幾乎就把台灣的大學院校考察過一圈,「台灣的商學在華人世界裡數一數二,大陸高校比得上中大的也沒幾所。」在大陸已取得重點大學MBA學位的他是個行內人。他來台灣讀書,目的比一般年輕人明確許多,要不戴個帽子(博士帽),回去轉換個跑道;要不就在這裡建立好人脈,積累資源,回去後創業。來台灣前,他已經做好準備,接受台灣的一切。但台灣,還是讓他嚇了一跳。第一堂課,教授是帶著碼錶進教室的,每個同學都用英文報告文獻,所有評論都一針見血。「你花了10分鐘,只講了兩句重點,其他都是廢話。」教授對同學的評論毫不客氣。那堂課結束,他一身都濕透了。一個來自泰國、曾留學英國的女生,上完那堂課就回家了。這下,課堂上只剩下了他一個非本地生。「中山大學的博士教育是純美式教育,老師全部是留美或留日博士,都是50多歲在各自領域裡數一數二的牛人,你完全矇不了他。」山哥說,這邊博士畢業門檻非常之高,根本沒辦法偷懶,只有要不要放棄。如果不能發表SSCI論文,讀九年都畢不了業。「但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都不要畢業。」來台灣之後,他發覺自己整個視野都放開了。「這裡的文獻太豐富了,在大陸根本沒機會看。」剛來的10天,他在宿舍下載文獻,「用學校的IP查資料,完全沒有阻礙。以前在大陸的知網下載都要付費,這裡學校都給你買好了,不用掏一分錢。」每週他所報告的文獻,都是行業內頂尖期刊的最新報告,「觀點和數據都太牛了,關鍵是真實。在大陸,那些數據你根本無法驗證。」融入台灣,「好的要學,不好的,也要知道爲什麽會這樣。」開學不久,他和同學去爬中大的後山,遇到一個年齡略大的阿姨,一聽到陸生,當面就搶白,說大陸條件不好,你們過來就是占我們的便宜。氣氛當下就凝固了,「但我三句話就把她的看法給掰過來了。」「您說的我認可,可能我們確實占了你們的資源。不過大陸也有政策,台灣同學一樣可以讀書,享受同等待遇,甚至可以在那邊工作,做公務員。您還沒去過大陸吧,下次我回家帶你去看看。」有過多年公務工作經驗的他,非常瞭解怎麼把話說好。「意識形態本身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個人的偏見,」他補充說,「如果你和台灣人之間存在摩擦,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不是別人的問題。」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