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翻身竟只能仰賴企業善心?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7月5日 上午12:20

■任懷鳴

6月28日,一場由永齡教育基金會舉辦的「2013永齡希望小學成果發表暨補救教學學術研討會」在台北舉行;這場集會可說冠蓋雲集,學術界做補救教學研究的重要人士幾乎全員到齊,教育部、縣市教育局也都有人參加,國家教育研究院長柯華葳還受邀作開場專題演講,充分展現鴻海集團的人脈實力。郭台銘挾其雄厚財力,效法比爾蓋茲成立基金會做做善事,本來也沒什麼特別值得討論;但研討會最後的綜合座談,卻透露出令人憂心的訊息。

由於教育部國教署官員也是研討會的座上賓,綜合座談時,台下觀眾不免拿永齡小學的績效來問教育部:12國教的配套措施「補救教學方案」是不是也應該效法一下啊?結果,國教署官員回答得左支右絀,最後只能尷尬的表示「教育部會以有限資源做最大的努力」、「永齡小學的單位成本,我們(教育部的「補救教學方案」)不能比」(換成白話文就是:教育部沒那麼多錢!),害得坐在一旁的基金會執行長趕緊發言緩頰。

那麼,這個「官員不方便回答」的問題,答案到底是什麼?根據研討會提供的資料顯示:101學年度,永齡小學在全台有17所分校(大多與大學合作),在280所國小成立共700個「課後補救教學」的班級,共服務4,200餘名國小學童,規模其實還好;而經筆者私下向某分校的負責教授請教,得知永齡小學的學生單位成本大約是新台幣3萬元。好,那我們看全國需求:如果用不久前教育部舉辦「試辦國中教育會考」的「待加強」人數比例(各科分別在16.01%~28.72%,註1)來估算,則101學年度全台灣應該要進行補救教學的國中小學生合計約33萬到58萬人(註2);而以永齡小學的標準來核算經費,則101學年度「教育部做補救教學的經費需求」應該是99億到174億新台幣。那麼,教育部實際上編了多少呢?根據教育部《12年國民基本教育實施計畫》的配套措施「方案3-2、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補救教學實施方案」,答案應該是「1年不到15億」!

▲2011年8月23日新北市大成國小校長朱玉環分享經驗,透過校務會議,將早上的打掃時間,更改為「晨讀」時間,並且針對識字量嚴重不足的學生作一對一的補救教學。(圖文/本報資料室)

令人感嘆的是,研討會前一天,立法院臨時會在吵吵鬧鬧中三讀通過了12年國教的法源,但爭議的焦點卻還是在於「是否全面免學費」;對於攸關12年國教的核心價值,真正能扭轉資源逆分配、讓弱勢得以透過教育翻身的二大配套方案「高中職均優質化」和「國中小補救教學」,卻根本沒有幾個人關心!

事實上,「國中小補救教學」之所以重要,除了在於解決許多人擔心的「12年國教沒有升學考試,將使國中生失去學習動力」及「12年國教將不同程度學生進入相同高中,使造成高中國中化」的問題;其實更在於:透過補救教學的落實,可以協助這個國家社經文化等資源弱勢的學子獲得充分的教育配備;讓他們在未來的人生競賽中,有一個真正公平競爭的起點。今天,大家都羡慕芬蘭教育的成功,卻不想想人家是如何徹底落實補救教學(註3)!事實上,教育部的「國中小補救教學」配套方案,不論在師資、設備、支援系統(例如社工服務)、督導機制,都有許多規劃上的不足(註4),就算芬蘭學不來,為什麼不學學台灣本土的永齡小學?

馬總統號稱要以「社會公平正義」為其施政目標,但上任以來,只知一味發錢、當散財童子,真正能發揮效果的政策卻沒見到幾個。今年6月,「幼托整合」施實滿周年,但卻造成全國3成5、大多在偏鄉的公立托兒所倒閉(註5);至於可以讓弱勢翻身的補救教學方案,政府也打算應付一下門面就好。看樣子,要台灣真的達到「社會公平正義」境地,我們得期待多出現幾個有錢的善心人士囉!或者,郭董有沒有興趣2016選總統啊?

(作者為台灣公共化協會成員)

註1:國教署,《102年試辦國中教育會考各科計分與閱卷結果說明》,教育部電子報,發布日期:102-04-19。資料來源:http://epaper.edu.tw/news.aspx?news_sn=19109

註2:根據教育部統計資料,101學年度全台公立國小學生約134萬人,國中約75萬人。

註3:OECD的研究指出,芬蘭有40%到45%的國中小學生曾接受補救教學。資料來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7Di-59XgNCA

註4:參見102年6月13日全教總與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的聯合記者會資料《12年國教「三大關鍵配套」都還沒準備好!~「高中職均優質化、國中小補救教學、國中適性輔導」之問題分析》。

註5:參見《新新聞》周刊第1357期,2013.03.07出刊。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