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流亡大學 培育新民主世代(上)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4月29日 上午12:15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白俄羅斯這個位處俄國和波蘭中間的國家,一直被稱作歐洲最後的獨裁政權。但有一所大學,讓白俄羅斯學生能夠在民主氣候下學習,只是要跨過國界到立陶宛。這所學校認為,他們是在教育一個世代,讓那些學生在白俄羅斯出現改變之後,能夠做好準備幫助祖國。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歐洲人文大學(European Humanities University, EHU)1樓繁忙的自助餐廳裡,販賣所有學生必備的食糧,大條的巧克力棒、油膩的派和一杯杯濃咖啡,應有盡有。

鼓勵學生發言 想法不受限

大學生和教師同桌用餐。有時發出激烈的辯論聲,餐具杯疊的碰撞聲此起彼落。目前修讀國際法的大二學生瑪莉亞.斯立亞波索瓦(Mariya Sliaptsova)曾經在明斯克讀一所國立大學,後來才跨越國界,到立陶宛的首都來讀書。「在白俄羅斯,我們必須要背大量資訊。」她表示:「但是沒有人鼓勵我們發問。在這裡則完全不同。」

斯立亞波索瓦的政治學導師查利茲卡雅(Tatsiana Chulitskaya)也同意這樣的說法。「不幸的是,白俄羅斯的中學教育制度一直在對學生洗腦。」她表示:「如果我要求班上1年級學生形容最棒的政治制度,他們通常會說是民主;但是不久之後,他們會告訴你獨裁也不錯,因為這對我們的經濟來說比較有效率。」

查利茲卡雅不會反駁她的學生,只是會用一些問題詰問他們,「我的任務是要幫助他們從不同角度思考這個世界,而非只用一種角度看世界。」

「歐洲最後一個獨裁國家」

2年前,白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糧食價格攀高;白俄羅斯式的獨裁主義也無法拯救經濟。曾任集體農場老闆的總統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面臨了自從他1994年掌權以來的最大危機。

許多人參加在網路上發起的集會活動,表達心中不滿。這些人在白俄羅斯各城市街頭快閃集會,諷刺性地為政府表現鼓掌,結果數百人因此被捕。

被美國前國務卿萊斯稱為「歐洲中心最後一個真正的獨裁政權」的國家,現在成為一個只因民眾在街上鼓掌就囚禁他們的國家。

回到1990年代初期,這個國家剛獨立不久;EHU校長米卡洛夫(Anatoly Mikhailov)所想像的國家未來,與現在完全不同。

他在蘇聯時代長大,父母都是順從者。父親教授蘇聯共產黨歷史,但年輕的米卡洛夫卻渴望讀一些非正統的教材,像索忍尼辛(Alexander Solzhenitsyn)遭禁的小說。他到海外求學,最後成為德國哲學的專家。

蘇聯垮台時,米卡洛夫覺得白俄羅斯需要一種新形態大學,沒有被舊的意識形態污染,也沒有盲從資本主義。蘇聯垮台後,白俄羅斯出現許多關於管理和企業研究課程,但少人教授神學、哲學、古希臘文明或藝術史。

「每個人都試著要當銀行家或生意人。」他表示:「但沒有人注意歐洲文明的根基。沒人了解一個社會需要建立在龐大、豐厚的、強健的智識傳統之上。」

EHU在1992年建校,最初只有1百名學生,向明斯克科學學院(Academy of Sciences)租借的2個房間上課。「這是一個冒險,一個挑戰,幾乎是愚蠢的舉動。」米卡洛夫笑著說。

然而,這所大學還是開始吸引到越來越多學生和老師。EHU開辦了國際交流計畫,來自海外的交流學者會在學校講課,因此EHU的名聲開始在國內外散播開來。

政府:學校過份傾向西方

2003年,米卡洛夫被白俄羅斯教育部長拉德茲科夫(Alyaksandr Radzkov)召見。部長要求米卡洛夫辭職。雖然EHU是一所獨立私校,但是政府卻說已為該校安排另外的校長人選。

由於米卡洛夫拒絕安靜下台,整座大學被關閉,數百名學生的學位課程被迫中止。教育部撤銷EHU的執照,聲稱該校校園所在地不適於上課。

稍晚,總統魯卡申柯更下令關閉學校,聲稱該校太過傾向西方。「我們並不需要這類大學。」他向報紙《今日蘇維埃白俄羅斯報》(Sovietskaya Belarusiya)表示:「我們必須教育我們自己的菁英。」

EHU似乎走到了末日,直到立陶宛政府介入,為這所大學提供新家。現在,EHU在立陶宛維紐斯(Vilinius)北方,只離這個巴洛克舊城區短短車程與一所當地大學共享校園。

歐洲委員會、北歐部長理事會(Nordic Council of Ministers)和許多美國的私人捐款(億萬富翁索羅斯就是其中之一)則提供EHU財務援助。現在,EHU有1,800名學生。23歲的斯立亞波索瓦就是其中之一。她計畫在畢業後要返回家鄉。

學生被警方逮捕

「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人權運動人士,因為我認為這是我能夠幫助白俄羅斯社會的方式。」她說。

最初斯立亞波索瓦還在白俄羅斯讀大學時,到EHU接受2週訓練,要成為獨立選舉監察員。為了要到維紐斯上課,她必須要缺席幾堂大學課程。等她回到明斯克時,她的學院院長非常生氣。

「那是非常不愉快的一段經驗。她把我母親叫到辦公室,威脅說要把我退學。」她表示。但是斯立亞波索瓦並不想等到被退學,她決定要轉學到EHU。

去年秋天,她落實自己所受的訓練,與她的政治學教師查利茲卡雅和其他10幾名學生一起擔任白俄羅斯國會大選的觀察員。每一件事都順利進行,直到他們在下榻的青年旅社被逮捕。

「大概25個武裝人士突然闖進來。」查利茲卡雅表示:「我想其中有些人來自警方,有些來自安全單位,還有些我認不出來,他們全都穿著黑色。」

這名教師和她的學生被送進警局。「他們拿走了我的手機和電腦。」查利茲卡雅補充道:「我當然覺得很害怕,但後來我變得非常生氣,因為我有這麼多知識和技能,卻無法幫助我自己或我的學生。」

斯立亞波索瓦原本想要利用手機偷偷連絡一名當地記者,但後來手機遭沒收。3個小時之後,這群人才被釋放。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