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上美國大學最划算?

作者: 華爾街日報專欄文章作者: 華爾街日報 | 社會觀察 – 2013年4月24日 下午5:19

科爾•施耐沃克(Cole Schenewerk)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這位加利福尼亞州埃爾卡洪(El Cajon)的高中畢業班學生已經收到了南方衛理公會大學(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發放的錄取資料包以及一所常春籐盟校發放的預授獎學金錄取通知書。施耐沃克此刻還在等待其他七所高校的錄取結果﹐他預計這其中將有多份附帶財務資助的錄取通知。施耐沃克是一個硬幣收集愛好者﹐他打算在大學攻讀管理學學位時做點兼職工作。他說:“可以肯定﹐費用是個大問題。很多大學收取的學費真的非常高。如果不能獲得我所需要的獎學金﹐我恐怕讀不起大學。”不少高中畢業班學生也和施耐沃克一樣頭疼。在他們參加了SAT考試﹐字斟句酌地寫好入學申請書並最終寄出申請後﹐現在錄取通知書以及財務資助的批准通知紛至沓來。他們的主要任務變成了衡量哪所學校能為他們帶來最高的投資回報。但是﹐計算收支金額這件事可能會讓人頭暈眼花。對於學校應該如何描述自身的財務資助計劃並沒有強制性的統一標準。在全美約6,000所學校中﹐只有700所左右採用了美國教育部(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起草的“財務資助列項表格”(Financial Aid Shopping Sheet)﹐這份表格為評估教育成本及回報提供了一個標準模板。(表格下載網址:collegecost.ed.gov/shopping_sheet.pdf。)一些學校的財務資助發放通知函甚至都未提及就讀本校的費用﹐還有一些學校只列出了學雜費﹐而忽略了交通費、書本費和生活費。很多學校或是將各類貸款歸為“財務資助”的範疇﹐或是淡化了財務資助計劃中其實包含了學生家長獲得的聯邦貸款這一事實。此外﹐很多學校向一年級新生發放補助和獎學金頗為慷慨﹐但對其他年級的學生就不盡然了。並且﹐大部分學校都把估算花銷將怎樣逐年遞增的重擔壓在了學生家庭的肩上。選擇學校涉及了一系列複雜的變量﹐包括課程設置、地理因素以及學校的綜合狀況等。而僅從經濟因素來說﹐學生家庭可以通過仔細研究抵扣資助後的淨開銷、學校的畢業率和就業率以及需要借貸的金額等因素來做出明智的決定。美國大學委員會(College Board)的高等教育執行理事安妮•斯特蒂文特(Anne Sturtevant)表示:“當你在審視自己最終的學校篩選名單時﹐你最好暫時放開感性因素﹐而進行理性的分析。”美國大學委員會是SAT考試及進階先修課程項目(Advanced Placement Program)的管理機構。由於費用一直在不斷上漲﹐不明智的選擇可能會帶來深遠的負面影響。據財務資助信息網站FinAid.org的出版人馬克•坎特羅威茨(Mark Kantrowitz)估算﹐截至畢業時﹐借貸學生的平均學生貸款金額已經接近29,000美元﹐如果把學生家長的貸款金額也包含在內﹐平均貸款金額甚至高於37,000美元。下文將至少從財務角度上為你提供選擇最佳學校的指導步驟。(如果你需要能幫你比較各種財務資助獎金以及衡量學校基於畢業生薪酬、負債及其他指標的綜合能力的互動工具﹐請訪問graphics.wsj.com/college-costs。如果你想向我們提供令人困惑的財務資助通知書﹐請發送郵件至:priceofadmission@wsj.com。)計算淨支出。首先﹐將所有待選學校的學費和食宿費分別相加。為涵蓋全部開銷﹐你還要計入其他費用。美國大學委員會的數據顯示﹐四年制學校的學生平均每年在書本上花費1,210美元﹐在交通上花費1,060美元。其他需注意的額外支出包括材料及實驗室費用、停車費及健康保險的費用等﹐不過如果家長的保險計劃覆蓋了子女﹐學校有時會豁免學生的健康保險。如果有不清楚的費用﹐學生家庭可以通過查詢學校網站或是詢問錄取辦公室的方式來進行瞭解。接下來你要做的是﹐把每所學校能夠給予的補助和獎學金從其總費用中扣除。這樣一來﹐你就能得到每所學校的“淨支出”數字﹐這其中包含貸款金額。住在新澤西州米德爾敦(Middletown)的廣告業管理人士克里斯•諾亞(Chris Noah)就排除了錄取他兒子德里克(Derek)的幾所學校﹐原因是這些學校的淨支出數字不具競爭力。現在就讀高中畢業班的德里克計劃選擇位於賓夕法尼亞州米德維爾(Meadville)的阿勒格尼學院(Allegheny College)﹐主修環境科學。諾亞表示﹐該校提供的15,000美元的優異獎學金“大大增加了就讀這所學校的可行性”。按照四年或者更長的時間來估算費用。在學生註冊入學後﹐很多家庭忽視了費用將逐年遞增的趨勢。美國大學委員會的數據顯示﹐從2007-08學年到現在為止﹐即使在扣除了通貨膨脹的因素後﹐非盈利性私立大學的平均學雜費也已經攀升了13%﹐四年制公立大學的平均學雜費更是激增了27%。為學校提供定價策略咨詢的顧問布萊恩•朱克(Brian Zucker)稱﹐一些學校正在努力控制費用的增長──他們甚至保持學費不變──但是從之前教育費用的漲勢中﹐你應該能得到一些警示。為了穩妥起見﹐學生家庭應該按照四年或五年的時間來計算費用﹐因為從入學到畢業﹐很多學生花費的時間不止四年。據美國教育部稱﹐只有53%非盈利性私立大學的學生和31%公立學校的學生能夠按時畢業。賓夕法尼亞州蘭卡斯特(Lancaster)的學校顧問邦妮•凱瑞甘•斯奈德(Bonnie Kerrigan Snyder)建議道﹐如果你緊緊巴巴地才能湊夠第一年的錢﹐“那麼在接受錄取前你應該三思而行”。她表示﹐在很多學校﹐相對於高年級學生﹐一年級新生得到的補助形式的資助更多。坎特羅威茨表示﹐總體看來﹐50%左右的高校實行補助預發制度﹐這意味著新生比高年級學生收到的補助型資助更多。仔細察看優異獎學金條款中的附屬細則。為了達到錄取指標以及提高學校的排名﹐很多學校都向優秀的學生提供頗為慷慨的“優異獎學金”。但是其中大多數優異獎學金都不隨通貨膨脹進行調整。這類獎學金中﹐有些只有一年的有效期﹐有些則要求學生滿足其他條件。學生家庭應當咨詢學校﹐如果費用上漲的話﹐獎學金是否會相應調整以及每年續發獎學金是否需要附加條件。另一個需要問的問題是:如果學生獲得了來自校外的獎學金﹐這會不會對其校內資助計劃產生影響?通常情況下﹐學校都會按比例縮減針對獲得校外獎學金的學生的財務資助﹐但是調整方式會有區別:校方可以削減貸款﹐也可以削減補助﹐或者兩者都削減。在學校聲望以及就讀開銷間進行權衡。馬薩諸塞州柏林市(Berlin)的高中畢業班學生錢德勒•沃爾什(Chandler Walsh)和其他一些學生一樣﹐正面臨著一個兩難的選擇:那就是入讀一所學費更低的學校還是入讀一所聲望更高的學校。沃爾什說:“入讀某些學校﹐我無需擔心學費的問題﹔但如果想就讀另一些學校﹐我的壓力就非常大了。”迪安•斯卡里斯(Dean Skarlis)是“紐約高校顧問機構”(College Advisor of New York)的主席﹐該機構旨在與學生家庭攜手解決有關高校錄取和財務資助的問題。斯卡里斯建議那些舉棋不定的家庭應該從四年的整體費用這個角度多考慮一下。他問道:“這所學校真值得你連續四年每年多花22,000美元嗎?”他說:“這個問題能使大家在權衡哪所學校更好時保持清醒。”坎特羅威茨建議﹐如果兩所學校的淨支出數字差距不超過1,000美元﹐應該選擇其中聲譽更好的那所。如果淨支出數字差距高於5,000美元﹐“那就要選便宜的那所學校了”。他還表示﹐那些貸款負擔沉重的學生繼續深造的可能性更小﹐他們還可能迫於財務壓力選擇薪酬更高的工作而放棄更適合他們的工作﹐另外﹐這些學生更容易被償還學校債務搞得焦頭爛額。合理控制貸款金額。坎特羅威茨表示﹐依據他的經驗﹐學生畢業時的債務總額──包括家長貸款在內的應償借貸──不應該高於這名學生畢業後的起步年薪。他還補充道﹐家長為所有子女擔負的債務則不應該超過他們十年內或者退休前能還清的金額﹐以這兩個時間點中先到的那個點為準。美國大學入學及成功協會(Institute for College Access and Success)主席勞倫•阿舍(Lauren Asher)表示﹐由於聯邦貸款具有特別的保障機制以及還款選擇﹐如基於收入水平的還款方式﹐因此聯邦貸款是最為穩妥的借貸方式。作為聯邦貸款補充的斯泰福貸款(Stafford Loans)也特別具有吸引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該項貸款在還款期開始前都不計算利息。計劃申請聯邦父母貸款(Parent Plus Loans)的家庭應該儘早行動﹐以確保獲得貸款資格。自從去年秋季聯邦政府收緊了針對父母貸款的借貸標準後﹐此項貸款的拒批率一直都在攀升。加利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學生財務支持部門的副主管南希•庫里奇(Nancy Coolidge)建議﹐應該詳細瞭解包括私人貸款在內的多種貸款選擇﹐“因為你或許不能從聯邦政府那裡獲得所需的全部資金”。聯邦政府通常不允許尚無自立能力的本科生借貸超出31,000美元的政府支持貸款。對財務資助不足提起申訴。美國全國學生助學金管理人員聯合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udent Financial Aid Administrators)主席賈斯丁•德雷格(Justin Draeger)表示:“如果你獲得的財務資助沒有達到你的預期﹐那麼回到財務資助辦公室﹐並向工作人員申明這一點是絕對沒有壞處的。”為了在諸多申請者中引發關注﹐你應該遞交有關家庭情況變動的文件﹐比如失業、大額醫療賬單﹐或者你的財務資助申請表上未能體現的大額開銷資料﹐如為照顧年邁的父母需要支付的費用等。斯卡里斯稱﹐他的一位客戶在申訴使自己家庭獲得大額現金收益的房產出售僅為一次獨立事件後獲得了更高的助學金。他還表示﹐來自分量相當的學校的錄取通知書或許也能幫上忙﹐特別是當你子女的考試分數或成績在那所學校排名在前25%時。關注學業結果。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高等教育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Research Institute)今年一月公佈的全美調查結果顯示﹐去年將能夠找到一份好工作視為進入大學學習“非常重要”的原因的一年級新生比例達到了創記錄的88%。為了得到有關學業結果的信息﹐學生家庭應該關注學校的四年畢業率及六年畢業率、學生貸款違約率、學生的平均負債﹐以及畢業生的起步薪酬及職業中期薪酬水平。學生家庭可以在下列網站上找到此類信息:“大學導航”(College Navigator, 請訪問nces.ed.gov/collegenavigator)、美國大學入學及成功協會旗下的“大學洞悉”(College InSight,請訪問college-insight.org)以及薪金調查網站PayScale(請訪問payscale.com)。與此同時﹐學生家庭還應當留意上述不利因素並非一概而論。如果借貸的學生很少﹐那麼即使平均負債水平較高也不是太大的問題。文科畢業生可能起步薪酬較低﹐但會隨著時間推移越賺越多。此外﹐薪酬數據並沒有計入就讀研究生院的學生的情況。還有﹐越是奉行“寬進”入學標準的學校﹐越容易呈現出低畢業率的現象。一些學校會主動提供畢業生的平均貸款金額﹐但其他一些學校披露的只是進入還款期的平均貸款金額﹐而無論借款人是否已順利畢業。這樣就拉低了那些淘汰率較高的學校的平均學生貸款金額。來自聖地亞哥(San Diego)的財務規劃師、“福克斯大學基金”(Fox College Funding)的創始人黛博拉•福克斯(Deborah Fox)表示﹐學生家庭還應該事先詢問﹐在幫助學生潤色簡歷及提高面試技巧上學校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能繼續研究生深造的學生數量以及他們將就讀於哪些院校﹔什麼樣的雇主會參加校園招聘﹐等等。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Scottsdale)的房地產業管理人士伊萊•卡斯特羅諾瓦(Eli Castronova)稱﹐他的女兒、現為大學一年級新生的內奧米(Naomi)之所以選擇了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巴雷特榮譽學院(Barrett, the Honors College)﹐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該學院70%的畢業生都將進入研究生院繼續學習。他說﹐“要想在職場上出類拔萃﹐你需要研究生院的光環﹐但我們擁有的渠道卻很有限﹔巴雷特榮譽學院在幫助在讀學生準備及申請研究生學習方面的優勢有目共睹。”

……..文章來源:按這裡